腊月二十八,杨景行六点就起床赶飞机,要多留一天的庞惜没管他,倒是武明杨亲自到酒店接送,因为准备了些东西给杨总带回浦海必须得托运。

  七点不到就进航站楼,闫主编的电话也打得早,因为昨天实在太晚不方便他就今早才跟人事部门详细了解,趁飞机没到点再给杨总细说一下。

  《东明报》是国内比较早做采编分离的,杨总的朋友如果是执意要做调查记者也未必不可,虽然《东明报》踩钢丝比较出名,但是也不是所有版块都需要踩钢丝,时政新闻还是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才能做,经济新闻也很有前景的,娱乐文化副刊正对上杨总的专业,或者先到生活消费咨询版块去熟悉锻炼一下,都是可以安排可以等的。闫主编还提议由自己直接跟学生沟通可能更好做工作,没准能劝动女孩子用更稳妥的方式去发挥正义感,如果能说服学生做责编那就最好,收入也高一些呀。

  杨景行对这事可比什么第二交响曲欧洲首演上心得多,他放着武明杨忙前忙后自己躲去打电话,连报社的日常工作都要仔细了解,上稿率具体怎么说?采编矛盾咋回事?摄文还有矛盾?

  浦海昨天下午就是晴朗天气,而何沛媛说今天一大早就是万里无云像夏天一样,杨景行下飞机发现还真是烈日当空,室外气温得有十几度了。

  拖着两个行李箱进屋,杨景行发现鞋柜开空,他只能套上一次性拖鞋叫唤:“老婆我回来了。”

  客厅窗帘开,窗户也开了两扇,不过这会太阳还在背面,等下午两三点屋里就能阳光灿烂了。何沛媛的外套在沙发上,包包茶几上。

  杨景行左转右转,很快就发现了露台上摆满了鞋子但是没响动,他小心翼翼探头出去。

  “哈!哈哈……”何沛媛还是先得手了。

  杨景行气急败坏要捉住姑娘狠狠报复,可围裙加手套还包头巾的何沛媛只准亲一下,因为自己一身灰,还得把鞋柜擦了赶紧做饭。

  杨景行真是个好堂哥:“晒杨云的干什么……”

  女朋友这么贤惠,杨景行就检查一下新带回来的箱子。武明杨也真是个实惠型的,酱肉酱肘子、点心果脯咸菜。还有气泡膜厚厚裹着的一大包还挺重,好不容易拆开发现是一个一个又单独再裹了的绿萝卜,制片人送了投资人足足六个大绿萝卜这一路拖回来。

  何沛媛倒觉得武明杨这样送礼挺不错的,那些堆在杂物间的真是又欠人情又没用,只是自己真不该一早赶过来就去买菜,这都够混一顿了。

  杨景行也称赞武明杨:“正愁给爸妈表示点什么呢,装好晚上送过去。”

  何沛媛细腰一扭:“我不回去,要去去,累死了。”

  杨景行嘿嘿嘿:“那就明天。”

  何沛媛脸都不红的:“我们先尝一点,万一不好吃……排骨炖萝卜好吃吗?”

  杨景行认真对待:“本来准备炖什么?”

  “红烧。”

  “想吃红烧。”

  “冬天要吃萝卜……”

  时间不宽裕分工行动,看水槽边冰箱里,这顿午饭丰盛了,杨景行也抓紧戴上手套忙活起来,盘子摆满一灶台。

  “排骨焯水要冷水下锅。”何沛媛这初学者还开始讲究细节了。

  排骨炖萝卜、酱肘子、煎牛排、韭黄鸡蛋、荷兰豆、小青菜,五菜一汤。计划中本来还有个还有土豆丝,可是最后在锅里炒成糊糊涂涂的一坨了。何沛媛判定肯定是杨景行没切好,不肯让丑八怪上桌破坏氛围。

  今天喝红酒,杨景行肉麻:“老婆辛苦了。”

  何沛媛给面子碰杯:“老公辛苦了……祝老公来年家庭和和美美,事业顺顺利利,创作更多好作品。”

  杨景行连忙补充:“祝老婆恩恩爱爱,处女作灵感泉涌……”

  萝卜味道不错,不过菜肯定要剩不少,一瓶酒倒是见底了。何沛媛又喝起了状态,饭桌前就跨坐到男朋友腿上占据主动地位。

  哎呀呀呀两点了,何沛媛还要去收拾衣表呢,饭桌碗

  筷就只能交给男人了,还发了个好老公的称号,不知道时效有多长。

  出租车上何沛媛几乎是躺在男朋友怀里的,纠结了一会阳光照射下为什么能看见车内空气中的灰尘和彩虹或者朝霞晚霞这些问题就快到了。在单位门口下车后何沛媛自己还是站得挺稳的:“人没来我们就在院子里晒太阳。”

  喜欢晒太阳的人多着呢,主楼前椅子围了大半圈,七八个人亲切座谈晒得过半数都脱了外套。这次新换上去轮流锻炼的年轻男二胡演奏员稍微一愣后就笑容陡增:“杨主任……”

  除了齐团长和首席二胡都站起来了,但是得站一会等距离近点了再讲话:“杨主任还没回九纯。”

  杨景行也惊喜:“这么早。”

  扬琴演奏员好笑:“没开车?今天车位这么多。”

  杨景行会扯:“太阳好走走路。”

  是是是,一个冬天里这样的好太阳可没两天,正是好预兆呀,听说纽约天气预报也很给面子。

  齐清诺真讲究:“带防晒霜没?”还抬手遮额头呢。

  何沛媛摇头:“没。”

  杨景行似乎讽刺前女友:“领导亲自值班。”

  齐清诺笑容更明媚:“主任亲自谈爱。”

  不像旁边人的干笑犹豫而勉强,杨景行脸皮厚得没知觉:“我来问候领导,文团还没来?”

  都没想到杨主任会来,不过应该也快了,规定的是三点集合嘛,司机都还没到呢,齐团长和吴主任今天是值班。

  终于有人想起来:“我去拿两把椅子。”

  杨景行说不用也不用打电话,齐团长站起来邀何沛媛:“我俩别晒了,出油了。”

  “下午来得及?”何沛媛的音量像私下聊天。

  齐清诺嘿:“文团一走就没人管了……”

  看样子三零六两位是要去小楼多清闲了,首席二胡被阳光照得要眯上眼抬头看作曲家:“这两天还忙不忙?”

  “我还好。”杨景行好大胆子坐团长位子,还像个八婆:“苗老师孩子意见大吧?”

  旁边笑着帮忙回答:“和他爸爸一起送妈妈过来了,看着不像有意见。”

  首席二胡有点疑惑惊喜:“杨主任看到过铛铛?”

  “听说特别可爱很粘妈妈……”

  过年嘛,大伙多拉拉家常,除了关心小何父亲的身体状况,主团前辈连九纯的地势很难通高铁这样的问题都开始说道了。

  陆续有人来一起晒太阳,首席扬琴还拖家带口的,琵琶演奏员也有妻子陪着,其他声部的同事们也来送行,浦海民族乐团的院子里越来越热闹。司机到了后嗮太阳活动就被打散,大巴停到主楼门前开始上货。

  首席扬琴的老婆是个能聊的,抓着杨景行就不松口,还好党支部书记肖迪阳来了,大家一起迎接。

  肖迪阳平时是不太关心业务工作的,所以他就在院子里跟大家说一下,这一次演出得到太多上级部门领导的关心支持还有嘱咐,各位演员要牢记使命,不仅要为海外华人华侨献上最诚挚热烈的新春祝福也要让外国友人在最悠久隆重的春节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彩魅力。任务是艰巨的更是光荣的,相信大家在文团长的带领之下能圆满完成。这是个别具意义的春节,祝大家一帆风顺吉祥如意。

  还有人没来呢,文付江都没到呢,齐清诺何沛媛也刚下楼来还没走到适合给领导鼓掌的距离。不过肖迪阳好像也不是个讲究人,只跟外人杨景行随便握个手:“好小伙。”

  杨景行还礼:“祝您新的一年大吉大利。”

  肖迪阳鼓励:“的名字可已经在市里挂号了,文联迟书记多次点名表扬。”

  杨景行呵:“谢谢领导支持。”

  肖迪阳好笑:“不是丁老打招呼,现在开会也开不完。”

  杨景行不好意思:“怕开会,不会讲话。”

  肖迪阳悄悄点头支持的样子,看看表了关心:“午饭都吃了吧?”

  还好,文付江比自己规定的时间也提前了十来分钟到位,这下大伙又要问候

  团长夫人了。文付江就讲究一些,先跟书记握手互道辛苦再操心人齐了没货上车了没,自己就是因为半路回家取东西给耽搁了,所以强烈建议大家再仔仔细细检查一遍!

  中年女家属又跟齐清诺何沛媛聊上了,形象装扮上真是不出那张嘴能那么勤勉,甚至讲话的神情语调也像是个内敛的呀。

  文付江真是恨不得张八只眼睛四张嘴,终于忙到杨景行面前:“北美华人收藏协会了不了解?”

  杨景行摇头。

  这时候了,文付江还是小声点抱怨:“一个理事直接找到我说要资助三千美金,还是回绝了。”

  杨景行直接嘲笑:“您变办公室主任了。”

  文付江也没办法,这次的热心人士可就比上回多太多了,要招待要资助想邀请想洽谈的排着队来,虽然有些做法跟国内情况不太接轨但毕竟是同胞的一片好意,总不能给人脸色看吧,文付江操劳着看到:“小何来了。”马上又要跟家属致谢:“好,谢谢支持……”

  何沛媛都没来得及回应团长,就转到男朋友身边来细嘀咕:“看得出喝酒了?”

  杨景行仔细观察:“是有点别样美。”

  “等会老齐爸妈来接她去机场。”何沛媛还眨巴眼睛,几乎耳语:“回来早了。”

  杨景行高傲地背过脸去,正好撞上王亚明来说话……

  人虽然多了点挤了点,其实也不慌不乱。搜寻了好一会没发现什么纰漏后文付江就大声宣布上车吧,三点一刻,早点总没错。

  开始再见,一路顺风,过个好年,辛苦了……文付江怎么还跟齐清诺道辛苦,又祝作曲家和小何过好年,再跟书记握手道别,最后跟送行队伍挥手道别,倒也是信心满满的姿态。

  连带家属大巴车上就二十五个人,送行的不止四十个,浦海民族乐团是真团结友爱。挥手呀,祝福呀,只差落泪了。不过也没人追着车子跑,最多的就走了几步,甚至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目送大巴出门去。

  任务完成,书记一马当先:“齐团长我先走了……”

  有书记带头大伙当然踊跃,又纷纷跟齐团长再见,杨主任也辛苦了,小何过个好年。人数骤减,最后剩七八个又能坐下晒太阳了。

  团办公室主任很松一口气地为自己按摩双腿:“我们就坐在家里等好消息。”

  高胡演奏员很期待:“等着看录像了。”为这录像两个团还补欠合同了呢。

  “还是首演最激动人心。”吴晓珊简直心疼:“没留下影像资料太遗憾了,录音也好……杨主任也能回味当时的心情。”

  杨景行回味:“我最深刻的还是看她们首演……”

  何沛媛一声轻切,刹车了还是点到为止,齐清诺眯眼对着太阳微笑。

  办公室主任起身:“家里还一摊事,们再坐会,齐团长有事打我电话。”还顺便带把椅子进楼去。

  高胡演奏员也站起来:“杨主任过个好年……”

  吴晓珊最不着急:“我真的很想知道……”

  三个年轻人一起看前算是主团跟三零六关系最亲密的古筝演奏员,等待下文。

  算是坐在齐清诺和何沛媛之间的吴晓珊左右看看,最终目标还是杨景行:“在《第二交响曲》得到这么巨大的成功之后……我绝不是想下一件作品配器有古筝这样的想法,只是作为一个民乐演奏我真的高兴看到我的同事能到世界舞台上去散发光彩,可是在成功地建立起这种联系之后,下一步呢?”

  “下一步……”杨景行现想:“取得完属于我们自己的成功。”

  吴晓珊愣了一下后简直郑重点头,再悠悠然:“真好……”

  齐清诺瞥眼:“吴老师问下一步,能飞?”

  何沛媛低落语气:“飞也飞不了那么远。”

  吴晓珊呵呵呵:“们聊我先走了,再见。”椅子都不收地直接去取车了。

  拜拜之后就没人聊了,天空依然绚烂但地上冷冷清清了,何沛媛望对面,齐清诺伸懒腰打哈欠,杨景行还好意思仰晒他那张脸。

欢迎大家访问:中福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zfshu.com/book/56970/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