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从没想过。

     这世道。

     竟已如此‘艰险’。

     出个门。

     旅个游。

     没保镖在身边,能遇到那么多事,小偷、骗子,一波接一波地涌现,变着法地祸祸秦诗琪的钱包,好在没有出现什么危险。

     只求财。

     没害命。

     未图色。

     这不禁让唐念儿感觉,一般人是不是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经常这么刺激。

     嗯。

     有可能。

     手机上刷新闻,好像每天都有很多坏人出没。

     “我看,咱们明年毕业还是在家吧!”

     秦诗雨缩了缩脑袋。

     论精明。

     姐姐甩她十条街,以前去买东西,讨价还价的都是秦诗琪,然而,最终还在栽倒在‘社会人’面前,她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好可怕。

     还是学校安全。

     “不行,得去。”

     唐念儿握着拳头。

     “啊?”

     “不能因此逃避,我们终究要走上社会,再说了,诗琪姐姐不是替我们趟雷了嘛,她遇到事,我们小心一点,绝对不会再犯。”

     唐念儿说道。

     认输?

     她性子文静,不代表怯懦。

     “可是。。”

     “没可是,放心,咱们出去带保镖,坐哥的私人飞机,看谁敢来骗我们。”唐念儿露出可爱的笑容,她才不会自找麻烦呢。

     电视里。

     那些什么任性的千金。

     不都是渴望自由,被坏蛋给抓的嘛,她可不想去找刺激。

     “也是。”

     “还可以叫诗琪姐姐一起。”

     “嗯嗯。”

     “。。。”

     就这样。

     秦诗琪成了两个妹妹的‘探路先锋’。唐念儿觉得,等秦诗琪回来,兴许都能出一本书,当然,如果继续这么高频率被骗的话。

     就在这时。

     手机响了。

     那是微信的视频通话铃声!秦诗琪按下绿色虚拟按键。

     “姐,今天又损失了多少?”

     唐念儿一开口,秦诗琪就郁闷了,不,是非常郁闷,这次出来,本想拍一些照片和好玩的带回去,可估计带回去的只有故事。

     不是一个。

     而是一串。

     她觉得。

     这是她人生最黑暗的一个月,太气人了,都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但总有人能利用她的心理弱点,连哄带骗,让她损失惨重。

     呜呜。

     群众中有坏人啊!!!

     “臭丫头,就不能盼我点好?”秦诗琪不忿。

     “嘿嘿。”

     “东西收到了?”

     “收到了。”

     “一定要好好珍藏,引以为戒,从今以后,千万不要相信任何算命的,也不要相信那些看着仙风道骨的和尚、道士,太可恶了。”

     “放心吧,我从来不信。”唐念儿俏脸一笑,很自信。东南亚各国靠这个诈骗的太多,以前父亲就带自己见识过,很有水平。

     专业演员。

     专业编剧。

     流程化。

     可惜。

     骗子就是骗子。

     “我以前也不信。”秦诗琪苦笑,“但是,有的人就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绿的,遇到那些神神秘秘的人,千万别好奇。”

     “任他巧舌如簧,一定要多长个心眼,我只是被骗钱,有些骗子就不一定这么单纯,他们会伪装,善用话术,还擅长心理学。”

     说到这。

     她想起了爬华山的一幕。

     中途。

     遇到个像是得道高人的白袍人。

     很多人围着。

     一听。

     是算命的。

     秦诗琪立马警惕起来,由于吃过亏,周围那些说‘大师’‘好灵’‘太厉害了’之类的话语,自动忽略,之前就被托给骗过。

     有免疫力了。

     一时间正义感爆棚,上去准备揭穿这个白袍,准备刁难一下,让他算一算自己的姓,想来,肯定又是一番算命常用的骗术话术。

     哪料。

     只是被看一眼。

     “秦。”

     “权味。”

     “有一妹。”

     “有富贵之戚。”

     四句。

     彻底把秦诗琪唬住了。能算出她的姓,家里有点权,有个妹妹,以及富贵之戚都没有错,这让她不得不相信眼前之人的‘实力’。

     就这么。

     一步步入坑。

     完成了一次教科书式的诈骗。

     按理说,这是成功了,那就不叫骗。然而,在下山后,一个饭店吃饭的时候,她听到隔断中传来白袍的声音,旁边还有个女的。

     她想起来。

     刚上山。

     这人就跟在她们后面,还时不时找她们攀谈两句,很热情的样子。

     所谓算。

     都是她听来的。

     字里行间里一分析,就有了那几个推断,这令她努不可遏,但被闺蜜给拦了下来,因为对方不止是两个人,而是有六七个。

     冲突起来。

     对她们不利。

     可是。

     待报警回来。

     人却都不见了。

     秦诗雨只知道自己亏了一千多,弄了几把破木梳,可只有她和闺蜜知道,自己还把一些首饰送给了人家,价值至少十万以上。

     不好意思说。

     这一次。

     她被坑惨了。

     想哭。

     但想起唐青的一句话---社会不相信眼泪!

     忍住。

     不能哭。

     要坚强。

     “姐,要不你回来吧!”秦诗雨这时候劝道,自己姐姐运气太背了,估计今年不宜出门,额,也不对,迷信什么的不可取。

     “我必须完后这张单子。”秦诗琪摇了摇手里的计划,这是她策划了小半年的,现在才刚完成过一小部分,决不能这么回去。

     被坑是丢人。

     但怕坑更丢人。

     不信了。

     本姑娘的智商会低到无法在社会上走动!

     “我派两个保镖给你吧!”唐念儿说。

     “不要。”

     说完。

     秦诗琪不想在自己被坑的话题上停留。

     “哥呢?”

     “书房画画。”

     “又在设计什么?”秦诗琪问,她当然知道唐青的特殊设计覆盖法,除了他自己,估计没人能看懂,本身就带着保密功能。

     “不晓得。”

     “算了,我就问问,反正我也不懂。”

     “。。。”

     聊了几句。

     秦诗琪结束了视频通话。

     “诗琪,明天出不出门?”闺蜜迟疑道。

     “出。”

     刚被一算命的骗了,秦诗琪怎么会再信黄道吉日的说法。

     。。。

     楼上。

     书房。

     唐青扫了一眼。

     嗯。

     按照计划,秦诗琪可以休息几天,骗子的伎俩如果用多了,就太明显,该换换套路,秦诗琪毕竟是去旅游的,不能老是挖坑给她跳。

     这次。

     让她看一回戏。百镀一下“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中福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zfshu.com/book/21848/1641/